筆趣閣 > 殺道劍尊 > 第1092章 只出三百人
    顯然龐兵也沒想到會選擇自己出戰,自流放之地內也手刃過不少食人魔般的異族,經歷了生死劫難,此時已然神魂飽滿,靈氣充沛,武技十分。http://www.hoshhw.icu/58/58474/

    坐下黑馬鼻息一停,四蹄躍起,好的騎士無需對戰馬如何培養便能心有靈犀,自然與修士習練之術分不開關系,那戰馬所知坐上主人脾氣性格,自然不會吝嗇自己的本名手段。

    那食人魔巨山雙手覆蓋著一片拳套甲,以自己渾然的蠻力為主要作戰手段,另外食人魔的自愈力堪稱異族之中的頭等存在,這便是戰場領主般的存在。

    沒想到那騎士竟然如此狂蕩,他呵呵放聲大笑,兩只手甲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誓要把那家伙捏把成肉泥,然后狠狠的塞進嘴里咀嚼幾個來回。

    正當他狂笑之際,那銀色長槍已然盡在眉頭之前,渾身上下一陣顫悚,前所未有的危機與死亡臨近的感覺出現,食人魔巨山不得不將雙臂交叉擋在眼前。

    錚!

    長槍劃過手甲,銀光熠熠散發雄輝,那戰馬掉頭一回合緩緩停在十丈遠的距離,龐兵并不準備突襲食人魔巨山,反而要用自己的槍技將其信心徹底磨滅。

    “法器!”

    人群之中傳出驚呼。

    那龐兵手中的分光定魂槍乃是金品下級之寶,自然是法器一般,以特殊鋼材打造而成,其中附有強中光魂,難得一見的趁手戰槍法寶,自不多說。

    不過這帝國類大陸不產此寶,多是從開拓位面得知,而鮮有開拓位面能將完好且品階高昂的法器流傳出來,自其中便可見雷塵的精兵確鑿無疑。

    眾人終于幡然醒悟,雷塵是黑紐特氏族自己也難啃咽下的第三開拓位面指揮官,他的精兵自然是從那開拓位面之中歷練過的存在,從此可見那位面自是古武類大陸,而雷塵的開拓也實力不俗,竟然培養出了擁有法器的‘修士’。

    血公子賈爾斯眼神之中泛起一陣精光,緊接著看著那三百名精兵騎士的臉色都有些潮紅,身旁的帕薩克與海威也緊緊閉嘴,此時再多嘴無疑是打臉行為。

    臉色最不好看的要屬金蝙蝠克拉爾,當他看到戰槍不久后就已經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難怪只提出三百人就敢如此,這隊列之中每一個都是以一敵百的存在,那黑水騎士一比也不分勝負!

    食人魔巨山忽然變得狂躁。

    死亡氣息讓他憤怒無比,從沒有讓自己如此狼狽,那家伙不趁著這個機會繼續進攻,反而自那眼前等待自己,顯然沒把自己這個戰將放在眼中。

    他一敲手甲,從不遠處拾起自己的武器一只巨大的鐵錘,破空聲夾雜著十噸巨力,爆發出一輪尖銳的聲音筆直的從空中落下,直奔龐兵頭顱而去。

    龐兵淡然一笑腳踩馬背踏上半空,手中長槍銀光四射猙獰而觸,‘咚’的一聲之下二者角力竟然不分勝負,眾人眼光呆滯的看著那長槍戰兵,眼里自然精光無比。

    若是有如此一名戰將,便可確保自己的領土不侵無疑,與那食人魔角力的手段,這讓眾人心知肚明實力到底如何。

    龐兵緩緩落下淡然道:“出兵在即,不陪你玩了。”

    手中戰槍分出三道分光,只見光芒籠罩化作虛影直直斬去,三道光芒猶如三道利刃展出一丈有余,那食人魔巨山以鐵錘阻攔,卻聽咯噔一聲,鐵錘卻被削成兩截。

    不待多想,一道豎劈槍浪直奔頭臉而來,雙臂與拳上的手甲連忙抵擋,下一刻雙臂顫抖不已,全身上下酥麻不堪,口中免不了發出一陣驚愕。

    嗤!

    銀光一閃,分光定魂槍直直落入食人魔胸口之上,隨著那光魂一沖,那全身上下血肉飛速流轉,一只碩大的食人魔嘴角噙血,已然生命力損去大半。

    龐兵呵呵一笑收回長槍,一聲輕盈口哨喚來戰馬,與戰馬之上回轉隊伍重回位置,而遠處的食人魔巨山僅僅是嘴角噙血而已,隨后雙膝跪地喘著粗氣。

    “巨山!還不趕緊起來再戰!”那出頭的血族貴族怒斥道,那食人魔巨山如此戰將竟然羸弱不堪。

    本以為只是噙血而已,可那食人魔巨山怒目圓瞪,還沒等怒斥結束,便咣當一聲直勾勾的躺在地上,表面看來不過噙血嘴角,實則肺腑早已被那一槍震成碎屑。

    鮮血汩汩從七竅涌出,不用多說便有衛兵換來牛車將尸體拖走,遠處克拉爾臉色陰鷙,只低沉的說了聲走,便向隘口外的方向而去不見了蹤影。

    如此強勁武將,竟然不過是三百人之中隨意選擇的一個,在場眾人如同傳報機器一般一傳十而十傳百,消息一出在沒人敢對那‘只出三百人’的事情評頭論足,在他們看來這般精銳‘只出二十人’那也是綽綽有余的!

    刀刃海爾斯一直未曾輕舉妄動,此時緊隨著金蝙蝠克拉爾的隊伍走出血環城隘口,中央廣場上沒了戲劇,人群也緩緩散去,只留下血公子賈爾斯幾人有些略顯尷尬。

    雷塵如今笑道:“海威,這三百人可足夠了嗎?”

    后者咧著嘴露著尖牙連忙道:“夠了夠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嘿嘿,賈爾斯有雷的協助,我看你小子怎么也有八成勝算!”

    血公子賈爾斯笑道:“多虧了雷,如今心中忐忑終于是平復了。好了,我們也趕快上路,在那祭祀王通路之上大干一場!”

    雷塵自不會在意,先讓賈爾斯與帕薩克和海威先行,自己的隊伍緊隨著出城,浩浩蕩蕩的大軍向城外駛去,雷塵吩咐跟隨來的方濯與蒲老等人悉心照看,便揮手離去。

    城池之上,蒲老嘆道:“龐兵這一出手,以后雷塵的日子可要忙活起來了。不消多說,像是血公子賈爾斯這般的子嗣只會越來越多的接觸。”

    方濯笑道:“蒲老莫太操心,公子心中有宏略。我看公子除了殺雞儆猴外,更是展現自己的實力。從此之后,得到的信息只會越來越多,知道的越多,這深淵大陸便滅亡的越快!”

    蒲老點頭道:“若是能多幾個高級祭壇去處,那該多好啊。算了,你我還是忙活眼前,別誤了雷塵的事情。”

    一場表演就此結束,那食人魔巨山已經成了無主的尸體,被衛兵們帶去軍營切了喂狗,一群獵犬吃的不亦樂乎,食人魔的血肉更有著殘存的血脈之力,這幾十條獵犬的后代也多多少少沾染一些。

    每過半天,血環城內的事情已經從黑市傳播到大小家族之中,各家族的反應各是不同,而巨樹城的長老議會則是有些欣喜,遠在黑比斯地區內的族長黑盛則意料之中,若是第三開拓位面還沒點自己的私軍,那這個黑潮男爵可真是說不過去了,而也是這雷霆手段,更加讓黑盛放心,氏族崛起的希望、魔族后繼的可能,黑芒子爵的勛章已然在面前準備好。

    對于勛章的認命并不簡單,可黑紐特早已攀附上了大樹,雖血腥舊樹那與夜族人的利益網還未瓜葛上,可對魔族那五家高等氏族的牽扯,卻也是越來越多了。

看過《殺道劍尊》的書友還喜歡

南粤36选7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