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空姐老婆 > 第59章 杭州駐京辦事處
    每次蕭夢寒想和我商量什么之前,對我的態度都要比往常溫柔許多,時間長了之后,我漸漸的甚至能從她的態度里,揣測出這件事情的難度。http://www.hoshhw.icu/49/49699/

    雖然我還不清楚蕭夢寒到底想和我說什么,但她求人辦事的態度,還是讓我很滿意的。

    “老公,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我們面對面坐下,蕭夢寒似乎有點難以啟齒。

    我不假思索的笑了笑,“什么事啊?是不是誰又和咱們家借錢啊?”

    她雙手不停的的反復交叉,這個細節出賣了她此時的內心活動,她現在的心情一定是天人交戰,矛盾不已,否則以她敢愛敢恨的性格,不會拖拖拉拉的。

    我不動聲色的靜候著她主動開口,又過了一段極短的沉默之后,蕭夢寒如蘭的聲音,幽幽的響了起來,“你還記得蕭喬吧?以前咱們倆同居的時候,你見過他。”

    我點點頭,茫然的看著蕭夢寒,不明白她為什么忽然提起這個名字。

    她咬了咬嘴唇,點絳般的嘴唇好像快要咬出血來了,“今天我姑媽給我打電話來著,說蕭喬要來北京發展,拜托咱們多照顧照顧他。”

    我一怔,沒有明白她話里的含義,“他來北京?讓咱們照顧他?怎么照顧?”

    蕭夢寒被我連珠炮似的困惑問的怔住了,她美如天仙般的臉頰上布滿了為難之色,嘆氣道:“就是希望他剛來北京,能和咱們一起住,這樣能有個照顧……”

    “他怎么突然想起來北京了?”我對于蕭喬暫時先在我們家寄宿倒沒什么意見,無非就是我和蕭夢寒“辦正事”的時候總是得偷偷摸摸的,讓我有些煩惱。

    “他大學畢業以后,換了兩個工作,都不太順心,于是想來北京發展,他是我們家這幾個孩子里,年齡最小的,還是個男孩,從小家里人就寵著他,他非要來北京,誰也說不動他,就只能放人了,但我姑媽有個條件,就是他來北京,剛開始的時候必須和咱們住一起……你看行嗎?”

    說到最后,蕭夢寒的聲音輕的好像蚊子似的那么小,我也沒有多想,“好吧!一起住就一起住唄!我又不是不認識他,也沒什么的。”

    蕭夢寒似乎沒想到我的工作居然如此好做,眼前一亮,漂亮的臉頰上終于泛起了一抹笑容,“真的?你沒騙我吧?”

    我啞然一笑,“我騙過你嘛!不就是在咱們家住一段時間嗎!再說了,之前夢琳不也在咱們家住過嘛!而且住了那么長時間,我不也沒說什么嗎!”

    蕭夢寒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喃喃地說道:“這不一樣,夢琳是女孩,而且你別看夢琳天天咋咋呼呼的,但夢琳懂事,會討你歡心,又確確實實的在幫你打理咖啡廳,你能從心里面完全接受她,但蕭喬不一樣,他就是一個被家里寵壞了的孩子,我……”

    我打斷了她的話,“你別說的我好像被蕭夢琳的美色誘惑了似的,我把她和蕭喬都當弟弟妹妹看,他剛開始來北京,不投靠你投靠誰啊!你也說了他是個被家里寵壞了的孩子,如果你讓他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住,你能放心嘛?!”

    蕭夢寒似乎還想說什么,她輕咬了一下嘴唇,“可是……他畢竟和夢琳不一樣,我怕你到時候別煩了。”

    雖然說家里忽然多了一個人,打擾了我和蕭夢寒的生活,但蕭喬我又不是沒有見過,更何況他還算是我的“小舅子”。

    我并沒有蕭夢寒的那種擔心,“我覺得你想的太多了,他來北京就先在咱們家住唄!”

    蕭夢寒的眼睛里閃爍著某種復雜的光芒,她似乎還想再說點什么,可最終卻化成了一聲嘆息。

    對于蕭喬的到來,我沒有什么感覺,在北京這座繁華的大都市,我和蕭夢寒雖然在這里買了房,也徹底融入了這里的生活,但北京對我來講,仍然不是我們的家鄉。我們倆北漂的身份,也注定了,無論哪一方老家老人,都得把我們家當成免費酒店。

    可能絕大數北漂都有過這種體驗,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情愿,可也對于這種被打擾的生活,我早已習慣了。

    胖子戲稱我們家是“杭州駐京辦事處”,只要蕭夢寒家里誰來北京,都會先來我們家報到,日子久了,我如今已經習以為常。

    胖子卻沒有我這么樂觀,晚上蕭夢寒去上夜校了,而我和她報備了以后,則流竄到胖子的酒吧,找他喝酒吹牛。

    我和胖子向來無話不說,他聽說蕭喬要來我們家拎包入住,眼睛里閃過了一抹擔憂,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丫怎么想的?是不想和蕭夢寒一起過了是嗎?”

    我一怔,滿臉茫然,“為什么這么說?”

    “你聽說過那句話嗎!請神容易送神難。”

    我不以為然,“以前夢琳也在我們家住了好長時間,不也沒什么嗎!”

    “他和夢琳能一樣嗎!夢琳在你們家確實白住,可人家姑娘真的是把咖啡廳當成自己的買賣來做,但這小子可不一樣,他要是在你們家住時間長了,不保證和你有什么矛盾。”

    我覺得胖子說的太夸張了,蕭喬留給我的印象,無非就是個可愛的大男孩,更何況他也不可能在我們家長住。

    “能有什么矛盾啊!我覺得你想的太多了……”我無所謂的笑了笑。

    胖子面色復雜的看著我,沒再說什么,舉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

    這時,王伊聘聘婷婷的下臺了,我和胖子小酌聊天,她不請自來,大大咧咧的往我旁邊一坐,點了一杯常溫可樂。

    “今天不喝點酒?”胖子試探的問。

    王伊動了動嘴角,剛想說什么,我卻搶在前面說:“今天人家不舒服……”

    胖子心領神會,別有深意的笑了笑,王伊眼中卻閃過了一抹不屑,發出一聲嘲諷的笑聲,“說你是婦女之友,真是沒冤枉你,懂得可真夠多的,這都猜的出來…………”

看過《我的空姐老婆》的書友還喜歡

南粤36选7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