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戰神的黑包群 > 第10章 七零年吃貨現場10
    呂桃半上午播了一筐種子,重量約在10斤,上下誤差,不超過2兩。

    但是,根據對方手握拳頭的大小,還有撒種的頻率,甚至上午播的壟長,可以分析出來。

    對方最多能用到8斤左右的種子,剩下的2斤種子,不翼而飛!

    呂桃這一筐種子播完之后,便又去領新種子了。

    可是東姝觀察的特別仔細,所有的數據在腦子里拆開又重組。

    但是,還是少了2斤種子。

    種子不是糧食,而且為了增加成活率,上面還灑了藥,根本沒辦法食用。

    所以,偷偷藏起來吃了?

    根本不可能!

    那是偷著藏起來回家種上?

    呂家關系不好,聽說昨天晚上鬧了大半夜,打的不成樣子。

    今天看呂桃的樣子還算是正常。

    不過呂大伯娘臉上倒是多了一點抓痕,不太清楚昨天晚上的戰況怎么樣。

    不過呂桃媽臉上抓痕更多。

    看來是有親媽護著,所以呂桃才沒受傷。

    呂家關系不好,呂桃更是恨不得跟家里撇清關系。

    那么她為什么要藏種子拿回家?

    而且2斤種子,不是2兩,揣進兜里就帶回家了。

    東姝甚至用自己極強的目力仔細把呂桃里外都打量了一遍。

    沒有種子。

    她的身上根本沒藏種子!

    那么,種子去哪里了呢?

    東姝敢肯定,自己的數據分析沒有問題。

    “不用。”韓昭咬著牙回了兩個字,然后便黑著臉收回目光。

    東姝一聽他這么說,還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對方是在回答自己之前問的,要不要慢放一點速度,東姝點點頭,不再說話。

    心里還在想著,呂桃手里,那不翼而飛的2斤種子。

    一直到上午播種結束,東姝還在想這個問題,而且最后消失的并不僅僅只是2斤種子。

    而是4斤。

    呂桃雖然能干,但是到底還是本地土著。

    她沒有東姝星際女戰神的精神力加持,所以只能正常的干活。

    不過一上午20斤種子,其實已經算是女人里能干的。

    但是消失了4斤呢。

    東姝一上午播了40斤種子。

    記分員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

    但是沒有呢。

    他親手交出的種子,親手寫下的記錄。

    而且還有給韓昭記的壟數呢。

    數量多的讓記分員窒息。

    “6工分。”一上午6個工分,這是一波讓人窒息又說不出反駁話的操作。

    聽著記分員這么說,原本還有些婦人不服氣。

    但是看過東姝播了40斤的種子之后,全都悄咪咪的縮著腦袋離開。

    不過心思卻跟著活絡開了。

    老姜家雖然條件不好,但是這丫頭是真能干。

    這如果娶回自己家里,可是比個壯勞動力還好用呢。

    韓昭就走在這群女人身后,小腿肚子直打哆嗦。

    聽著那群長舌婦人的議論,韓昭冷冷一笑。

    以為能干就敢娶回家?

    就不怕人家回頭發起火來,把你們揍的連媽都認不出來?

    不過那小丫頭,體力是真好。

    一上午40斤種子,韓昭簡直不敢想像。

    也就是他在前面耕著田,換成另外一個人,這一上午怕是就廢了。

    因為上午得了6工分,所以下午東姝不準備下地。

    “我下午不下地,你跟記分員那里請假,大隊長那里我親自去說。”吃午飯的時候,東姝跟王月花說了一下。

    王月花老實點頭,乖巧聽話。

    其實就算東姝上午沒掙工分回來,王月花也會老實點頭。

    她腦子又不是不靈光,她可不想成為昨天直接被打到地里的筷子!

    所以,閨女說啥就是啥。

    聽話有肉吃。

    活著不是很好嗎?

    下午的時候,東姝直接去找大隊長。

    大隊長名叫孫建城,今年還不到50歲。

    是個特別純樸的莊稼漢子。

    他平時也跟著下地的,但是更多的還是協調地里的工作分配,配合記分員一起工作。

    不過春種和夏收、秋收這些特殊農忙的時節,他還是會親自下地,為了趕工。

    東姝找到他的時候,他剛吹了哨子,配合記分員分配下午的工作。

    其實下午就容易多了,上午的分組沒什么問題的話,下午就繼續。

    韓昭一看下午東姝沒來,說是請假了,居然暗自松了口氣。

    反應過來自己居然悄悄松了口氣,韓昭直接氣笑了。

    他長得本來就好,星眉劍目,五官立體挺俊,再加上又高又壯,很得村里小姑娘的喜歡。

    雖然很多小姑娘,更喜歡長得油光水滑的呂樹。

    但是也有好韓昭這一款的。

    “我跟韓昭哥一組吧。”姜曉蘭羞澀的揪著衣角,時不時的拿眼角的余光去看韓昭。

    結果,韓昭殘忍拒絕:“不行,太弱了,換一個壯點的婆娘吧。”

    春種很忙,大家都在趕工。

    種子早點種到地里,大家也安心。

    記分員一聽韓昭這樣的要求,馬上安排了一個手腳麻利的婆娘跟著韓昭一組。

    姜曉蘭看到之后,恨恨的跺了跺腳,嘴里卻是罵了一句:“賤人姜甜甜。”

    “行了行了,你又沒人家長得好看,韓昭哥能看上你,做夢。”身邊的姜曉玉哼哼兩聲,翻了一下白眼。

    “那也看不上你,豆芽菜。”姜曉蘭被姜曉玉戳了一下,氣得差點炸了。

    兩個人左一句右一句,吵得不亦樂乎,不過聲音不大,倒是沒讓人看了熱鬧。

    偏偏有不長眼的婆娘,看到姜曉玉跟姜曉蘭走在一起,笑呵呵的調侃:“這老姜家雖然窮,但是這丫頭長得都不差哩,曉蘭曉玉長得跟親姐倆似的,不過這長得最好的,還是甜甜那丫頭,又白又嫩。”

    婆娘說完,就呵呵笑著走開了。

    留下姜曉玉跟姜曉蘭在原地,恨恨的瞪著眼。

    東姝不管這些,這會兒她正在跟孫大隊長談判。

    是的,談判。

    山上的東西,像是野豬這樣的目標太大,女戰神表示自己完全可以打回來。

    但是自己家肯定吃不下,而且這個目標很大,被發現舉報的話,性質也很嚴重。

    既然吃不了,那么就可以把這個交到大隊,換點好處。

    正常的工分太少不夠看。

    一頭野豬,就算是大隊長給臉面,最多記個滿工分10分。

    可是對于東姝來說,還是太少。

    付出跟收獲,不成正比,女戰神覺得不合算。

看過《女戰神的黑包群》的書友還喜歡

南粤36选7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