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末世小館 > 第三百五十章 三蔥一面
    關于上帝被餓死了這個話題林愁很顯然是不想多作討論的

    本帥的錢包都餓扁了,也沒見哪個上帝給我喂喂飽不是?

    司空拍桌子道,“本公子要吃蔥油”

    “面!”

    林愁立即出聲打斷,巧妙的規避了某揮金如土富家公子摳搜搜意圖省下大量飯費的陰險想法。

    什么蔥油餅,老子沒見過!

    “”

    “xo醬蔥油拌面,今天吃這個。”

    剛剛做好的xo醬是必須要一展身手的。

    林愁打開冰箱,取出事先做好的堿水面——也只有每當這個時候,林愁才能想起臥槽系統為數不多的好處。

    無論有多少食材,通通都可以一股腦塞進恒溫箱,不用擔心串味兒、更不用擔心變質,放進去一道熱氣騰騰的菜肴,多日之后再取出來,它仍舊是剛出鍋時的模樣。

    林愁時常會在空閑時間里給自己的小店多一點存貨,比如肉燕這樣很耗費時間的菜肴,到有人點單時,省時省力。

    堿水面條抖掉多余的面粉,在蒸籠上用熱氣熏個半分鐘,加些許鹽下鍋煮八分熟撈出,淋上清油放涼。

    大蔥和紅蔥各切半斤,下油鍋炸至微焦撈出,棄之不用。

    小青蔥一把,一斬兩段,蔥綠下鍋續炸至發黑,撈出棄之,再炸蔥白至金黃軟嫩,撈出備用。

    炸過三蔥的油由無色變成了漂亮的黃褐色,倒出濾凈殘渣裝碗。

    放涼的面傾一勺蔥油,再配一勺xo醬、幾根炸軟的蔥白,大開大闔的挑上幾下、拌勻,最后撒上一把大頭野蔥切成的蔥花,完成。

    堿水面的亮澤度很高,既彈又韌,表面上均勻的附著著薄薄一層金黃透亮的油脂。

    鮮蔥與蔥油的香味匯聚成一種難言的悸動,占領了鼻腔、勾動著味蕾,讓人有種迫不及待馬上就要品嘗一番的沖動。

    “咕咚。”

    司空吞了吞口水,

    “好像,也很不錯的樣子哇”

    “哎哎哎,你怎么自己倒先吃上了!!”

    “呼。”

    蔥油拌面甫一入口,順、出乎意料的順滑。

    面條輕輕一唆,在口腔中彈跳的感覺實在讓人心動不已。

    配料的味道,除了滿口生香的蔥油,就只有現熬煮出的xo醬。

    xo醬絕對對得起林愁的花掉的大量流通點,口感醇厚、鮮中帶辣,味道的層次極為豐富,與蔥油配在一起,更是出彩,仿佛天生就該這樣去做一般。

    如果單純的用蔥油拌面,香是一樣的香,但味道會“浮”,因為沒有底味來調和蔥油的濃香。

    蔥是一樣的三蔥,面是一樣的面,緣何別人做出的蔥油拌面味道就要好上幾分?

    這也是本幫菜中常說的,一碗蔥油拌面的關鍵,其實并不在蔥油上。

    門道當然是在醬油上,正宗的蔥油拌面,講究個三蔥一面,三蔥也就是京蔥、洋蔥和大蔥,還要另起一碗醬油汁與炸好的蔥油一同調進去才算齊全。

    醬油汁做法說起來不算什么秘密,醬油中加入老姜、一小撮砂糖、幾粒花椒,煮沸后自然放涼,用時兌入一點生抽即可拌面。

    這種醬油汁,同時也是北方用來腌制糖蒜的方子,丁點兒不差。

    林愁沒有制作醬油汁,而是就近選擇了xo醬。<b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r />

    不得不說,非常的奢侈,也非常成功。

    對于試吃的結果林愁還算滿意,回頭可以搞一個拌面兩兄弟嘛。

    蔥油拌面、雞樅油拌面,再配上一小碟xo醬,這么低調的奢侈,收個9998不過分吧?

    一回頭,司空和小吳已經坐在桌邊悶頭狂吃,一邊發出豬一樣滿足的哼唧聲。

    “太香了!”

    若論捧哏,吳恪永遠都是最稱職的那一個。

    臉都塞圓了還不忘翹起大拇指狂抖,眼神晶亮表情到位,雖然除了夜鸞夜風根本沒有人能看到他的表演。

    司空回手扔過一張卡片,“不用找了,連帶下個月的唔,你這面,很不錯。”

    “嗝。”

    “嗝!”

    小吳和司空相視一笑,氣氛很微妙。

    得,那就一切盡在不言中吧。

    這邊林愁皺眉等了半天,卻并沒有等來任何系統提示。

    怎么說也是堂堂四階的撞山麝,連這點面子都沒有么?

    不可能!

    那么

    林愁認為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這gr的臥槽系統對自己處置撞山麝的方式并不認同,就如同之前做過的某些菜肴一般。

    用比較場面一點的話來說:

    臥槽系統對林愁處理制作撞山麝的方法深表遺憾并持有不同意見,雙方進行了親切友好的靈魂交流后,保留做出進一步反應的權利,至于結果,我們拭目以待。

    或者也可能是這樣的:

    mmp這做的是個什么鬼東西,本臥槽不能為你轉身。

    小吳一臉老懷大慰,那表情就像是上山砍了一天柴的農夫進家門后小兒子端了一盆熱水給他泡腳一般舒暢。

    感嘆道,

    “暖吃完這碗面,有種仿佛被關愛的溫暖。”

    司空拍著肚子道,

    “錯覺,肯定是錯覺,單身狗還想得到什么關愛。”

    小吳切了一聲,

    “這么說,某公子,不是單身嘍?”

    司空冷哼一聲,轉頭對林愁道,

    “愁啊,山爺今兒出任務了?”

    一邊說還一邊拿眼神狂甩夜鸞夜風。

    “估計要半個月才能回來。”

    司空拉長語調哦了一聲,眉飛色舞,

    “這倆可不是基地市的吧,嘖嘖,林大老板,您這,又要多倆租客了吧?”

    以司空的身份,知道一些機密事件完全沒什么壓力,他顯然是聽說過這兩個女人的來歷的。

    “”

    所以,你丫到底想說什么?

    “愁啊,盜亦有道,你可不能監守自盜啊。”

    林愁頭疼的揉了揉眉心,這小子,今天吃錯藥了還是山爺附體了?

    “滾!”

    司空瞄來瞄去,

    “嘖嘖,你林大老板,不是一向比較博愛么,無論貧瘠與廣博,都是你的菜,哦呵呵呵。”

    這要是不給你點鹽鎩鎩水,你不得上天?

    “我聽說,最近有人迷上了聽戲?劇院里凡是有白素人白大家的場次,都少不了你司空公子的身影”

    司空立時如同被屠夫扼住了喉嚨的雞。

    “嘎?!”

看過《末世小館》的書友還喜歡

南粤36选7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