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圣墟 > 第1259章 懷疑人生
    大圣爭霸,激烈異常,最后這一刻兩人的嘯聲震動整片戰場,風云激蕩!

    兩人最后的手段都太強了,光耀天地!

    時光妙術號稱陽間最強的幾種妙術之一,能夠在今日出現,足以震世。

    人們知道,武瘋子當年得手了,終于被他尋覓到這種傳說中震古爍今的無上妙術!

    黎龘再現的話,都不見得能制衡他吧?這是一些天尊心中瞬間轉過的念頭。

    但是,一剎那,他們又都開始關注戰場。

    轟隆!

    楚風徒手硬撼時光妙術,掌心的那些金色符號閃爍,金色霞光宛若烈焰般,仿佛要熊熊焚燒諸天。

    原本厲沉天還在冷笑,敢徒手接時光術者,純粹是找死,等于在自殺,遇上他這一招幾乎無解。

    在整片陽間古史中,唯有另外最強大的幾種妙術可以對抗時光術。

    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陽間歷代的更迭,名山大山塵封等,其他幾種妙術都失傳了,斷了傳承。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時光妙術已經是無敵術,天下無可抗!

    所以,他覺得曹德在找死,觸之必亡!

    “曹德,你死無葬身之地,有些可惜,不能親手摘下你的頭顱血祭我的兄長!”

    厲沉天轉過這樣的念頭,因為,一旦打出這種無敵術,就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住,注定將要對手打成歷史的塵埃,什么都剩不下。

    可是下一刻厲沉天瞳孔收縮,眼睛冒出烏光,他有些不敢相信!

    他看到曹德的雙手觸及那頁金色紙張,可預想中化為歷史塵埃的那一刻并沒有到來。

    轟隆隆!

    楚風雙手金霞滔滔,他在以雙手去夾那頁金色的紙張,血肉之軀觸及到發光的經文,他居然承受住了。

    怎么可能?!

    這一刻,別說厲沉天,就是場外的強者也都瞠目結舌,而后深深倒吸冷氣,這是以雙手破解了驚天妙術?

    所有人都意識到,曹德了不得,他一定掌握有非凡的傳承,不然的話,何以如此?

    換成旁人,即便不被金色紙張打成塵埃,也要身體破爛,靈魂破碎,絕對免不了一死。

    頓時,一些老輩人物做出聯想,認為曹德有可能得到了那傳說中可與時光妙術分庭抗禮的無敵術!

    隨后,人們又想到他懂得終極拳,他來自某一古老隱世家族的猜測就越發的靠譜了。

    可是,人們還是震撼,即便掌握有某種無敵術,但這么大膽,用肉身去觸及時光術,還是稱得上膽大包天。

    楚風雙手夾住了金色紙張,他恨不得全身心投入進去,想要看清金色紙張上的所有文字。

    他在暗中催動盜引呼吸法,且眼底深處有金色符號一閃而沒,悄然以火眼金睛盯著金色紙張,他想偷學。

    這一戰,讓他心中大受震動,武瘋子一脈的絕世篇章很可怕,他對時光術極其眼熱,恨不得盜學過來。

    而他掌握的呼吸法,就有這種功效。

    所以,他現在冒險,想要在這里盜學。

    很可惜,這頁金色紙張上的經文太模糊,他只讀取到一行流光溢彩的繁奧符號,太短暫了,不足以讓他悟透什么。

    厲沉天敏銳的覺察到了,這個曹德雙手夾住金色紙張后,居然在盯著上面的符文觀看,頓時讓他眼睛有點發直。

    這是什么狀況?

    厲天簡直是有些懷疑人生,這是生死大決戰,這個對手居然在覬覦他的時光術,想要窺到絕密經文?

    “找死!”

    他冷笑,又驚又怒,對方這是過于膽大,還是不知死活?

    他從未聽說,有人敢這么面對時光術,這是陽間最強絕學之一,想在決戰中參悟透,那純粹是找死。

    轟隆!

    厲沉天催動妙術,那金色紙張頓時劇烈轟鳴,它更加的刺目了,宛若劈開了整片天地,上面的文字光焰滔天。

    這對楚風來說極度危險,對方催動時光術,讓這顯形而出的金色紙張頓時充滿了暴虐的能量。

    時光符文出現,光陰碎片沉浮,磨滅一切有形之物。

    在這世間,沒有什么物質能夠擋住時間。

    厲沉天很自信,當他們這一脈的無敵術爆發后,管他什么人,都要瓦解,煙消云散。

    可是,他又一次失望了。

    楚風的掌心,金色符號閃耀,流轉而出,抵住了金色紙張上那些光陰碎片的侵蝕,對抗時光之力。

    轟隆!

    厲沉天再次催動,不信邪,要滅曹德。

    這一刻,楚風不敢大意,全力以赴,震動雙手,那從粗糙石磨盤與小石罐上見到的金色字符等在其手心暴發沖霄光華。

    一聲巨響,轟的一聲,像是天塌地陷了一般,這片地帶能量大爆炸,楚風與厲沉天全都倒飛了出去。

    他們都口吐鮮血,自身像是稻草人般橫飛,最后栽落在塵埃中,受傷頗重。

    那頁金色紙張直接在半空中炸開了,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導致兩人全都橫飛。

    至于楚風手心中的金色符號等,也都暗淡,最后消散。

    這樣的一擊,幾乎是兩敗俱傷,兩人都喋血戰場中。

    萬眾矚目,大圣爭霸竟是如此的慘烈。

    他們兩人受傷都很重,搖晃著身體站了起來。

    這對厲沉天觸動很大,他是誰,武瘋子一系的傳人,掌握有陽間最強的時光術,居然沒有擊殺曹德?

    他心頭沉重,這一切讓他深感不滿,也有些心驚肉跳。

    他眼神冷酷,渾身光焰跳動,決定再戰,一時間殺氣洶涌澎湃,席卷戰場。

    楚風也很心驚,但卻不是厲沉天那樣的心情,而是在反思,進一步了解到手心中的金色符號的意義。

    真的實在太強了,居然可擋武瘋子一脈的殺手锏。

    同時,楚風也知道,對于金色符號的排列略有失誤,某個符號應該居中比較好,使之猶若凌空而立。

    他以前就一直在琢磨這些符號,對于怎么排列,怎么有效的顯化出奧義來,一直有研究。

    不過,其中也有較為模糊的地方。

    今天經過實戰后,他覺得更進一步把握到了,不在生死時刻,不在決戰中體會不到那種細微的差別。

    接著,他又推演,其他在金色字符彼此間的距離也應該有稍微的改變。

    馬上還有一章,檢查中。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南粤36选7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