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圣墟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群王匯聚
    陸通聽聞難得的沒有反對,有些認同,他皺著雙眉,而后眼中猛然泛出兇光,道:“的確該立威,不然的話真當第一異人組織是軟柿子嗎?隨便一個獸王都敢指使手下闖玉虛宮,真是放肆!”

    老頭子怒了,越想越氣,先有盤山一窩黃鼠狼,現在江西這邊又跳出一個獸王,暗中行事。

    真不將第一異人組織當盤菜嗎?想闖就闖,還想來殺人,陸通真是越想越氣。

    盤山的黃鼠狼一脈被楚風平山滅寨,徹底殺個干凈,成就楚魔王的威名,現在該玉虛宮自己立威了,殺一儆百,雷霆出擊,展現霸道威勢。

    “這就對了,老頭子霸氣點,別畏首畏尾,你要不能將方圓百里給化成地獄火海,那就太手軟了。”楚風攛掇,唯恐天下不亂。

    因為,他其實也在生氣,又有人拿他父母做文章,雖然早就有防備,根本傷不到,但還是觸了他的逆鱗。

    這次干脆點,請玉虛宮出手,掃平那片山川,聲勢越大越好,震懾天下。

    “嘿!”陸通被氣樂了,這小子還真想看煙花啊,還想滅掉方圓百里,萬一傷及無辜怎么辦。

    “赫赫威名都帶著血,你得下重手!”楚風再次說道。

    “行了,別拱火了。”陸通直接掛斷,他知道這小故意刺激他呢,想借玉虛宮之勢鬧出大動靜,警告各方。

    老頭子快速聯系相關方,緊鑼密鼓地運作這件事,動了殺意。

    楚風安然練拳,三清山這地方真的很不凡。

    三座主峰上,古松蒼翠欲滴,紫氣裊裊升騰而起,彌漫開來,再加上銀瀑垂掛,真的宛若仙家洞府。

    午時陽光最盛,傾瀉下來,落在主峰的道觀上,連瓦片都在發出淡金光澤,有種神圣的氣韻。

    楚風飲一口山泉后,對著名山舒展筋骨,骨節爆響,跟炒豆子般,一遍又一遍的演繹十二真形。

    呼!

    當他吐出一口氣,化成白色氣柱,如同利劍般,飛出去數十米,輕易斬下峭壁上的一塊突出巖體。

    他很鎮定,在這里練拳養神,等待陸通的消息,準備過去幫忙壓陣!

    ……

    云落山,也有道觀,在烈陽下顯得莊嚴而氣派。

    此地距離三清山能有兩千公里,算不得名山,但在當地小有名氣,有些道教典故。

    不過自從天地異變后,云落山上就沒有道士了,空留道觀,被一頭老獾占據,它是一位王級生物。

    在江西境內,它也算是一方高手。

    上一次,群王圍殺楚風,就有它一個,原本十拿九穩的事到頭來失敗,被那楚魔王逃走,讓它連日來都不安。

    沒有人知道老獾身在云落山,因為這里不出名。

    哪里料到,即便如此也有禍事從天降,一個三眼海族強者來了,霸占此地,并讓它背了黑鍋。

    老獾欲哭無淚,指使人潛入玉虛宮去殺楚風父母,這件事可不小,最重要的是真不是它做的,它覺得很冤。

    但最后它一咬牙不管了,反正都參與圍殺過楚風了,早已勢不兩立,還有什么可怕的,那就投奔海族與孔雀王吧。

    三眼海族強者乾越,一頭紫色長發,面孔俊美,帶著淡笑,眉心豎眼開闔間神光湛湛,他身在云落山道觀中,坐等楚風登門送死。

    老獾陪在一旁,讓一些化形的異類倒酒,陪著乾越,滿臉是笑,極盡恭維,因為這個三眼海族看著年輕,卻已撕裂第六道枷鎖!

    如今云落山儼然就是一座妖府,全是異類。

    乾越淡淡地說道:“放心,還有高手要來,小小的一個楚風,殺他如斬雞,不會讓你出現意外,坐等收割他的頭顱吧。”

    他根本不擔心什么,對他來說,只要楚風出現,直接碾壓,單手就可以拍死!

    不過,他結識的人類強者徐清,最年輕的形意宗師,非常謹慎,非要圍堵楚風,怕有意外,擔心他逃走。

    最讓乾越皺眉的是,白衣徐清竟然請動了孔雀王!

    他非常不滿,因為根本沒有必要這樣,興師動眾,一個小小的楚風而已,只要出現直接殺了就是。

    然而,徐清卻告訴他,防范玉虛宮之主、武當老宗師等人出現,畢竟這些人都跟楚風有些關系。

    哪怕這些人都在遠方,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突兀回來。

    “呵,楚風,只掙斷四道枷鎖而已,為了你卻大動干戈,這次插翅難逃,死定了!”三眼海族強者乾越臉上帶著冷冽之色,道:“因你之故,我的飛碟毀在龍虎山,這一次我要一腳踩死你!”

    乾越覺得,這次做的很隱蔽,故意留下一點線索,靜等目標自己送上門來,主意的確不錯。

    事實上,楚風確實不知這里面的險惡,就是陸通也沒有查出什么,以為只是老獾過于陰毒,暗中想對楚風的父母下死手。

    可白衣徐清與乾越都沒有料到,楚風已經掙斷第五道枷鎖,可以力敵絕世高手!

    而且,他這一次擊殺黑螣后,正在練拳養神,很霸道,想要鬧大,說服陸通要直接掃平云落山。

    而老頭子陸通也憋火呢,準備立威,血洗此地。

    不久后,一則秘聞在異類中流傳,當然僅限于小部分人知道,孔雀王動身,要去殺楚風!

    這如果大范圍傳播開來,絕對是爆炸性的消息。

    “想不到啊,楚風還活著,真是命大,不過這次在劫難逃,被孔雀王察覺到在何方了。”

    “楚魔王終于要死了,一旦被孔雀王尋到,他還有什么活路?必死無疑,就是十個他加在一起也不夠孔雀王殺!”

    江西,小范圍內有異類在談論,不是孔雀王的嫡系,就是跟他有關的人,很興奮,也很激動,他們知道要出大事。

    在這些異類看來,孔雀王親自趕去,一個撕裂四道枷鎖的人類,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殺,楚魔王必死無疑!

    “同去,雖然有孔雀王一人就足矣,可輕易滅殺楚風,但是我們想去見證,親眼目睹他被斬落人頭!”

    曾經參與圍殺楚風的王級強者有很多人意動,帶著笑意,相約上路,要去“觀禮”。

    雖然是在小范圍內流傳,但驚動的都是王級生物,沒有一個弱者,彼此間信得過,這件事很保密。

    暗流可怕,但卻悄無聲息。

    等到這件事爆發,那肯定瞞不住,注定要震驚天下!

    在他們看來,海族強勢登陸,連飛碟都擁有,正好藉此機會拉上關系,絕對值得去交好。

    這些王級強者帶著笑意上路,他們仿佛已經看到楚風人頭落地的場景,孔雀王與海族強者聯手,誰敢放肆?!

    云落山,乾越一頭紫發亮晶晶,眉心豎眼神芒隱現,他在聯系黑螣,想告訴他可以過來了。

    結果,沒有聯系不上,這讓他略微皺眉。

    很快他又釋然,南海龍族送來鎖龍樁,黑螣說過,他會好好利用起來,鎮殺陸地上不服的絕世強者。

    想來黑螣可能正在研究,在四根黃銅柱子布下的場域中通訊信號會被屏蔽。

    乾越想了想,給黑螣留文字消息,告訴他速來云落山,準備就緒,就等楚風主動登門送死!

    三清山,楚風盯著黑螣的通訊器,目光大盛,瞬間猜到很多。

    他擊殺黑螣后,曾從鱗片縫隙中找出來一些零零碎碎的器物,有不了解的電子儀器,也有人類的通訊器。

    當乾越跟黑螣聯系時,楚風沒敢接通,怕露陷,但最后對方發來文字消息,讓他心頭凜然。

    “老頭子,事情有變!”

    楚風第一時間聯系陸通,告訴他云落山那邊是認為布下的殺局。

    陸通一陣頭大,原本黑螣都會參與進去?

    “壞了,玉虛宮之主如今不在江西境內,跟金烏王交手,一路殺到其他地域去了。還有武當山的老宗師也不在,跟海族交戰,又跟九名貓王對決,也殺出江西境。”

    陸通說道,冷汗都流出來了。

    他原以為就是殺個普通獸王而已,怎能料到這里面可能有絕頂高手參與。

    “不用怕,我就是絕頂強者,親自過去就是了!這次非要氣炸他們肺不可,覺得我會登門送死?我看是他們自己壽星老嫌命長!”楚風說道,根本不怕。

    “小子你別亂來,等我請高手,一塊動手。”陸通告誡。

    “來不及了,那些人可不是善類,故意給我泄露消息,我如果不盡快出現,他們會立刻意識到出問題了。你現在準備炮仗吧,盡量多,最強的導彈,能殺死獸王的那種,還有最大功率的激光武器,多多益善,讓那座山頭飛上高天,漏網的我去追殺!”

    楚風寒聲道,哪怕知道那里有人等著殺他,也怡然無懼,說到底是而今實力大進,自身有足夠的底氣。

    以他目前的實力來說,哪怕不敵,誰能攔得住?五倍半音速,目前不說獨步天下也差不多!

    “獸王神覺敏銳,萬一提前預感到危機怎么辦?”陸通擔心。

    “不是有我嗎,我會趕過去,保證幫你解決這個問題!”楚風說道,他覺得如果是幾個獸王的話,他的神覺足以對沖,讓他們無法提前預警。

    如果獸王太多的話,或許會出問題。

    楚風準備去埋下四根黃銅柱子,這東西很神秘,能干擾山川地磁,影響人的感知,足以完滿解決陸通擔心的問題。

    不過,四根黃銅柱子注定要分散開很遠才行,因為云落山可不算小,這意味著鬼打墻多半威能有限。

    但他不管了,只要導致那些王級生物不能提前警覺就可以!

    “那好,我去安排,放炮仗,讓云落山飛上西天!”陸通發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南粤36选7中奖结果